满肛屁话。

又他妈不是写给你的

然而我的矫情是傲慢的,我的心脏瞧不起那些姑娘。看言情剧的姑娘,读东野圭吾的姑娘,喜欢韩国欧巴的姑娘,买小裙子的姑娘。可是我会因为这样的姑娘大哭。心碎。崩溃。为了我瞧不起的姑娘。我瞧不起她哭着尖叫着脸红着看的言情剧,她兴致高扬讨论着的东野圭吾,她用手机找好角度拍照的小裙子。然而我的傲慢是悲悯的。我的心脏瞧不起这样的姑娘。可我唯独因为这样的姑娘心碎。

你听我说。
是这样的。那些痛苦,地毯下的东西,是这样的。对于你们来说那是月亮。天色昏暗,延迟。它来了。你感受它们。夜晚才向你展示他的尘埃。对于我来说那不是月亮。那些痛苦,地毯下的东西。它是太阳。是一切的光。白天我沐浴它。太阳使我缓慢地死亡,失去它我将失明。它追随我,不是什么隐藏的伤口,是尸体,我背在身后的。它的重量一刻不曾远离我。睡眠才能使我得到短暂的安宁。这时候我想,放下尸体吧,放下它。一个太阳变成无数星星。更迟钝,更密集。光线会侵袭我的每一个毛孔,是声音,梦魇。“永无安宁”。是这样的。现在你听到了。那些痛苦,地毯下的东西。是这样的。
讲述痛苦是放大,是吹嘘。你想到的是该死的傲慢。那么很好,很巧,我也这么想。人要学会看清自己,去学会他妈的控制。学会的也就只是他妈的控制而已。像是癌细胞。我学会控制它,用药物压制它。它在那里,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前行。多好笑,疾病的意志远比你自身更加坚定。它攀爬,奔跑。无论如何,它都会到那里。你知道终点是什么。你将死去。

独一无二的自卑使我傲慢。

你生气了就砸东西
即使它们不会碎
我是会的
你安静时想读点什么
即使它们太薄
我是厚的

活得他妈像科幻小说。

什么叫深情

每一天你们都在谈论
今天的内容是一个怪人
无法融入
却又执着地出现在你们眼前
你们嘲笑他
你们又说谁谁谁和谁谁谁的恋爱
你们说谁不够深情
谁又不够真心
你们描述一个深情的男人
你们说深情的男人会等
长久
每一次的归来都是回忆
每一次的等待都是表白
但你们不懂什么是深情
怪人给予你们深情
每一次冷漠就是伤口
每一声嘲笑就是破碎
你们不懂什么叫做深情
你们不懂什么叫做沉重
但我闭嘴
你们谈论
也不曾意识到我的深情

在红色黄色蓝色紫色绿色黑色白色的胸腔里
将世界引爆
剩下的组成我

让我痛苦。让我经历。让我克服。让我承担。让我破碎。让我完满。然后我配得上成为你的谈资。

我想看着你。

在人群中哭泣的正确方式

在最闹的时刻冲进公共厕所一边冲水一边抽泣。抽噎。冲水。抽噎。冲水。冲水。重要的是掌握好时机。你最好用眼药水掩护你通红的眼睛。你最好把自己打理干净。你最好融入群体。你最好爱笑。你最好不要可怜自己。你最好死去。